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千城联播 > 名企名品 > 商务新闻 > 正文

餐饮店暴富梦碎:东拼西凑30万拿下区域代理 如今靠外卖订单度日

2020-03-20 14:27来源:百网联盟
赵毅和三个朋友干脆连借带凑,出了30万拿下该品牌的成都区域代理,那时候的他们踌躇满志,跑到酒馆开喝,盘算着,“三个月回本,半年还完欠款,然后就躺着赚钱了。”

三月的重庆已经转暖,但赵毅的心还停留在严冬:

他在重庆潼南的卤汁饭快餐店已经因疫情关了将近两个月,每个月干赔2万元不说,5个员工跑了4个,好不容易等到三月初复工,也因为不能堂食,只能靠着寥寥的外卖订单度日,因为闲,就经常和新招的服务员在门口抽烟,有时候看到顾客打了包蹲在门口吃,觉得好笑又可怜,给人搬张桌子出去,告诉他凑合着吃。

“可是想想,我才好笑又可怜啊。”赵毅苦笑。

赵毅说自己是个图安稳的人,来自重庆潼南这个小地方,想赚钱但不愿意冒险,投资要看自己是不是亏得起,宁可不赚,也不贷款,“你可以说我没出息,但小地方的人就图个安稳。”赵毅说。

可赵毅还是在试了一年餐饮后,赌了把大的:2019年12月中旬,因为自己刚开张的卤汁饭快餐店就是加盟了某连锁餐饮品牌,效益非常好,赵毅和三个朋友干脆连借带凑,出了30万拿下该品牌的成都区域代理,那时候的他们踌躇满志,跑到酒馆开喝,盘算着,“三个月回本,半年还完欠款,然后就躺着赚钱了。”

当然,后来的事儿大家都是知道了,那会正是疫情前夜。

点燃梦想的快餐店

从加盟开店到升级成大区代理的源头是个意外:大概在19年11月初,赵毅本来只是单纯的和朋友找了个卤肉店吃饭,结果发现那家店食物味道很好,特别是麻辣土豆、麻辣兔头、红糖糍粑、冰汤圆儿给了赵毅别具一格的感觉,而且是个连锁店,品牌也在招加盟商。

赵毅觉得,能在重庆把三样家常菜做出新意不容易,就和老板聊了一下,得知该店外卖也不错,每天能有3000单,赵毅和朋友心动了,认为这个老板做得出来,自己应该也做得出来,而且加盟费7万,亏得起,于是就和三个朋友合伙加盟。

开店以后,赵毅才发现,开一家餐饮店花费并不低,自己所在的地区是一个三、四线的小地方。即便是这样的地方开店就花了三十几万,其中光装修费就花了十一万左右,一年的房租费也在七万左右,小地方的工资不高,但主厨工资四千多,帮厨三千多,服务员洗碗工包括收银员都是两千多,所以兄弟几个人为了这家店还借了钱。

好在结果还不错,第一个月的收益就让赵毅很满意,店铺所在的商圈暂时还没有被完全开发,就可以做到合伙人每个人每个月可以有几千块的分红了,赵毅很高兴,他说自己要求本来就不高,只要投了钱进去有收益就可以了,并且他相信等店铺对面的电影院开门,自己的生意一定可以更上一层楼,最多三个月就能还清借款,等着赚钱了。

这让本来对投资比较谨慎的他们想要来把大的,投几十万拿下区代理,接着对重庆还没被加盟的江北区、渝中区进行了考察,但考察的时候江北区被人拿下了,这刺激了他们,认为做生意一定要占有先机,失去了先机想要赚钱基本就很难了,立即决定远赴成都,花了30万拿下成都大区的代理,并在成都自己开了一家店。

拿到代理后很快就有加盟者前来洽谈,这样的情况令赵毅兄弟几个非常高兴,赵毅告诉【商业街探案】:“我在当时特别高兴,因为自己有个餐饮的梦想,之前已经失败了很多次,想着这一次终于能实现了。”

火锅店未开先散伙

赵毅是90后,家就在重庆潼南,主业是做建筑跑工地,也有尝试过和朋友在2018年初合伙投资汽修厂,作为副业赚点外快,但投了10万后只维持了8个月就倒闭了,此后又听表姐说,她的堂哥的同事的一位朋友在重庆卖8块钱一碗的酸辣粉,“味道不怎么样一个月纯利润8万”,非常羡慕,就在2019年踏上了餐饮之路。

赵毅是重庆人,而火锅对于很多重庆人来说可以说是生活必须品,所以赵毅的第一个投资目标是火锅。他认为,火锅店开起来容易,需求旺盛,利润还高。

于是赵毅在2019年上半年就开始频繁打听有没有相关的创业资源,就遇到了广西回来的朋友张明(化名)。张明之前在广西开过火锅店,虽然最后失败了但积累了一些经验。于是赵毅和张明开始合计开一家自己的火锅店,也正好打听到重庆有一家大概100平米左右的中餐店想要转让,他们打算合伙把这家店盘下来,做成一个火锅店。于是每个人交了几千块定金——其中赵毅交了5000元,至于别人交了多少钱,他的说法是“不好问”,这个临时的小团队就算是成了。

但开火锅店的第一步就没走好:火锅底料是火锅店的重要一环。他们原本打算自己做火锅底料,结果尝试了多次以后底料始终差点意思,只能去重庆市里寻找好的锅底供应商,但这就导致了成本的上升。

成本的上升导致了合伙人的波动。张明第一次火锅店的尝试实际上是失败的,第二次开火锅店就没敢告诉家人,毕竟是在重庆这个火锅之城虎口拔牙,但因为资金不够了,又只能问家里借钱。

家人在知道张明再开火锅店的事情后极力反对,最终张明迫于压力退出了。看到张明不干了,赵毅也选择了退出,另外的合伙人没阻挠他们,但交的5000元定金只给他退了3000元。赵毅对此没有异议,反而觉得自己退出的过于儿戏而抱歉。

后来,火锅店还是在19年12月的时候得以正式开张。赵毅还曾经去照顾过他们生意,但是没想到的是,在1月就遭遇了疫情,到现在那家火锅店都还没敢开始营业,赵毅也说不出来,提前放弃了到底是好是坏。

但是放弃了火锅店的赵毅,把视线投入了奶茶事业。

想要加盟前途无量的奶茶店,结果遭遇骗子

赵毅在退出火锅店后,开始琢磨着投资COCO奶茶,他告诉【商业街探案】:“从男人的角度我都觉得好喝,别说女生了。”于是他上加盟网站,找了个据说是管理COCO加盟的销售,聊了一个小时的天,最后认定对方是骗子。

按照赵毅的说法,这种骗术很像电脑城的经典骗术,即劝退你想要的东西,推销另外一个号称更好的产品,“他先告诉我COCO一个区的加盟代理费是300万,我根本玩不起,然后又让我加盟另外一个产品,说是COCO旗下的产品,我问他怎么证明,绕了半天就是不说,浪费我时间啊。”赵毅告诉【商业街探案】。

后来抖音的故事让赵毅彻底放弃了加盟奶茶行业的想法。他说自己在上面关注过一个奶茶店从开业到倒闭的全过程,很唏嘘。赵毅说:“那个抖音号主今年24岁,加盟了一个名叫琉璃鲸的奶茶店,这家店开在重庆观音桥附近,人流量巨大,应该是稳赚的,但最后赔的血本无归,一共亏了40多万,我是从那个时候意识到有的品牌加盟可能就是纯粹的坑钱加盟,只收加盟费就什么都不管,我真的害怕遇到那种加盟品牌 ,几十万说没就没了,我们都是小人物,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我能体会到他的那种伤心。”

后来,赵毅还考虑过日料,烧烤之类的餐饮项目,对前者,在市场调查以后发现日料在小地方被接受度不是很高,而烧烤尽管利润巨大但实在太过幸苦,便双双放弃了,直到遇到那家卤肉饭快餐店,第一个月的经营让他上了头,直接来了把大的。

惨遭疫情黑天鹅,低风险变高风险

拿到成都区域代理后,因为马上就有商户来谈合作,赵毅他们有点膨胀。赵毅告诉【商业街探案】:第一单迟迟定不下来,因为对方报的位置是成都最繁华的区域,因为加盟一般都有区域代理,加盟商拿下后就不会再开店了,而他们有个小心思,自己想在那地段开店,就一直在拖着。

结果拖着拖着就遇到了疫情,招商只能暂停,自己在重庆的店也关了,赵毅算了笔账:自己的门店最多一个月损失2万元,等于第一个月挣钱的都赔进去了。

而停业期间员工会不会流失,赵毅本来认为:“疫情期间,我们对于员工的工资是照常发的,并且我有和厨师签定合约,他走的话必须留一个月时间给我,我找到人以后他才能走,不然话我就直接扣一个月工资。而且我自己也被培训过,制作方法我都知道,我自己也可以培训人,所以人员这一块完全不用担心。”

但是在3月开工以后就发现自己想得太过简单,5个员工除了签约的厨师,其他服务员都以结婚、家里有事等各种原因不再来上班了,赵毅只好临时招了个服务员,但他觉得这未必是坏事,因为暂时还不让堂食,真用不到这么多人。

至于未来,赵毅满怀信心,他希望能熬死一些大餐饮,行业洗牌,“真正难过的是那些大店,一个月可能就是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的样子,对我们影响反而没那么大。或许餐饮门店的大洗牌对我们还是机会。”

您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0
  • 0
  • 0
  • 0
  • 0
  • 0
  • 0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