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千城联播 > 热点资讯 > 热点舆情 > 正文

旅欧留学生“逃疫”:回国机票比春运火车票还难抢,因戴口罩被殴打

2020-03-20 13:46来源:百网联盟
疫情暴发之初,在欧洲的中国留学生普遍比较平静。随着疫情在欧洲迅速蔓延,留学生们就算“确有回国需求”,也很难立即回来,直航纷纷取消,转机充满变数,包机需要审批,既然暂时回不来,那就只能留下来继续抗疫

文 |《财经》记者 王博 陈亮 实习生 张丹 杨赛

编辑 | 余乐

不是说“条条大路通罗马”吗?近日王怡(化名)身在罗马,却发现从罗马出发的每一条回中国的路都暂时走不通了。

王怡是北京人,在罗马美院大二读书,今年刚满20岁。意大利因新冠疫情封城后,她也和很多在意大利的留学生一样,开始了艰难的回国之路。但直飞、转机、包机各种途径都试过了,仍然找不到归国之路。

在世界各地,因新冠疫情影响和她一样为回国奔走的中国留学生不在少数。中国教育部门的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出国留学人员为66.21万人,其中自费留留学生近60万人,美国、欧洲大陆和英国,长期以来是吸收中国留学生的主力区域。

经过两月抗疫,中国国内疫情已基本得到控制。3月18日中国疫情最严重的湖北省也实现了新增确诊清0,但欧洲却成了疫情重灾区。恐慌之下,大量在欧洲的中国留学生都想尽快归国。

与此同时,中国面临的输入性疫情风险越来越高。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庞星火3月18日表示,留学生如非十分必须应暂停回国,减少长途旅途导致的感染风险,确有回国需求的,也要评估自身健康状况,若旅行要尽量选择直飞航线。

关于欧洲的疫情到底有多严重,接受《财经》采访的留学生们意见不一,但它们普遍表示留学生和华人的紧张程度要远高于当地居民。有人认为这是过度恐慌,也有人认为正是当地人太不重视,才导致了疫情的快速蔓延。

有一部分留学生选择了留在国外。他们担心乘飞机的路上风险更大,或是相信只要防范得当,被感染的风险就不高。中国在欧洲的大使馆、驻外机构以及当地的华人华侨组织也做了大量的工作,以保障留学生的安全和物资供应。

也有一些留学生坚持想要回国,或是在家长的催促下准备回国。但是,对于他们来说,至少在目前,回国的路变得越来越难走。

欧洲疫情急转直下

在疫情暴发之初,大多数意大利人淡定处之,在欧洲的中国留学生普遍比较平静,没有引起太多恐慌。

但他们远在中国国内的父母,心态却截然相反。

有一次因为出门不戴口罩,王怡的母亲李信(化名)和她发生了争吵。在李信看来,欧洲各国和英国就是一盘棋,很多人住在意大利,但坐着火车就能在法国上班,整个欧洲的防疫、隔离措施都太过松懈了,孩子们上街有很大的安全隐患。而英国一些人提出的“群体免疫”方法,也让许多中国人非常不理解。

王怡此前想戴口罩去参加考试,但是她的老师在邮件中强调,“谁戴口罩就滚出教室,不要来上我的课”,意大利人普遍认为,生病的人才需要戴口罩。

一位米兰的华人回忆,米兰最初发现新冠疫情时,政府只封了两个村,火车、私家车畅通无阻,此后米兰还举办过大型的品牌发布会,直到3月初,意大利一天病死135人之后,米兰才开始封道。但是,最后一天从米兰跑出城一万多人。在她家附近的公园里,还有人不戴口罩健身,有的工厂还在上班。

和李信一样,很多国内家长起初也是响应中国大使馆号召,让孩子在家少出门,但随着意大利疫情越来越严重,家长们开始担心。一旦疫情不可控,万一意大利某些地方再发生暴动,孩子的人身安全会受到威胁。其后,随着疫情蔓延,很多年纪小的意大利留学生心态也发生了变化。

“无论花多少钱,你就告诉我怎么回去。”意大利封城当天,一位留学生家长和李信通话时几近崩溃。她女儿刚满18岁,到意大利只有四个月,还没有完全熟悉当地环境,那天晚上女儿哭着给家里打电话,说一天只吃了一盒方便面。

“18岁小孩在异国外乡能有什么生存经验,她妈急得要死要活的。”李信对这种担忧感同深受,焦虑和不安随着意大利疫情的恶化,在部分中国留学生家长之间愈来愈浓。

与心急如焚的家长相比,一些留学生自己的心态还算稳定。王怡感觉意大利的物资并不像中国有些网上报道的那样匮乏。罗马超市里的粮食蔬菜供给也充足,只有疫情最严重的伦巴第大区物资比较紧张。而且由于罗马的华商手里还屯有口罩,目前,在罗马的留学生不太缺少口罩。

近期,罗马侨联还成立了应急小组,不仅帮助在罗马的留学生,也开始走进米兰。而很多家也自发的往意大利发物资,李信每天都会到群里问几遍,还有哪些孩子没有口罩,告诉他们申领的办法。

3月12日,中国驻意大利大使馆科教处还发还发布了一个紧急联系的二维码,了解每一个学生近期的安排,和学生们进行一对一联络沟通。

英国的疫情爆发晚于意大利,但形势同样发展迅速。3月初疫情开始时,英国只有几十个确诊病例,情况好于意大利和德法等其他欧洲国家。那时,伦敦城市大学和卡斯商学院的中国留学生群里偶尔有人探出一句:有人回国吗?500人的群里回应者寥寥,此时大家更关注的是,从国内买点口罩,为接下来的疫情防控做准备。

3月12日英国首相关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讲话结束后,凤凰欧洲微信号一篇《英国官方刚刚承认:故意让数千万人感染获得群体免疫 》,在伦敦华人留学圈里转发,焦虑情绪迅速蔓延,留学生们开始密集讨论回国问题。

负责中国招生办的老师,收到越来越多学生关于回国后学业和签证的询问。3月15日,面对越来越严重的疫情,英国很多学校终于松口,同意线上授课,越来越多中国留学生决定回国。但此时,回国机票已经比春运火车票还难抢了。

直航回国一票难求

回国最简便的方法,就是乘坐直飞航班。但是,意大利早在1月31日首次发现确诊病例就停飞了所有直飞中国的航班,留意学生的这条回国路被堵死。

英国与中国之间的直飞航班一直没有中断,在票还好买的时候,没有几个人想回中国,而到大家都想回去的时候,机票早已买不到了。

今年4月份之前从英国直飞中国的机票已全部售罄。很多中国留学生为了减少人群密集度保护自己,想选择商务舱或头等舱,同样很难买到票。

有些留学生因下手较早抢到了机票,但很多航班陆续被航空公司取消,回国机票又变成了废纸。

中国国航App显示,3月16日至19日,伦敦到北京的航班基本都从每天三班减少到每天一班,一些航班的目的地从北京调整到了上海浦东。3月17日,东方航空也宣布取消原本要恢复的部分欧美航线,涉及3月23、24、26、27日浦东和伦敦盖特威克和3月29浦东和伦敦希斯罗之间的航班。

国内航司取消航班的消息在中国留学生群中炸锅了。在新浪微博上,有中国留学生吐槽:“快两万的机票航班,国航说取消就取消,现在只希望得到一个正式的解释。史上最惨留学生,里外不是人。”

Laura是抢到票可以回中国的幸运儿,英国时间3月17日下午一点多,家人帮她从一家旅行社抢到一张当晚八点半伦敦希思罗机场直飞上海的票。当时她并不在伦敦市区,算上机场预留时间,留给她回家拿行李的时间只有1个小时。

虽然原计划飞往京,而回国机票的目的地是上海,而且时间紧张,她还是决定马上回国。英国政府对疫情的“佛系”态度,让Laura的父母非常担心,希望她尽快回国。之前她曾订到3月21号国航直飞北京的机票,但航班被取消。

“现在网上还剩的票大多中转日、韩这些风险大的地方,欧洲回国的航班越来越少,北京在严格限流, 而且月底可能国内航班会停飞欧洲,3月不走,不知道还有没有回国的机会。”她说。

在英国的中国留学生微信群里,有人做起了黄牛票生意,国内航空直达北京、上海、重庆、西安、广州五地,在原有票价的基础上加三到五千的中间费,总计一张票2.3-2.5万元左右。但现在,“黄牛”的手里也没有票了。

转机包机都不容易

买不到直飞航线的留学生纷纷选择转机,但是,最近一段时间转机回中国也变得异常艰难,尤其是在没有直航的意大利。

3月18日,王怡从早上睡醒就开始刷机票,但携程App显示:3月20日由罗马转机其他城市再飞往北京的机票已经涨到2.5万元/张。今年春节,王怡父母到罗马看她时,平均一人的往返机票才5000元。

就算回国机票涨了数倍,她还是很难搭上飞机。因为大多数航班需要转机三个国家,从罗马转机回中国最短的时间为39小时,最长的为66个小时。

转机他国通常需要过境签证,还有很多国家因疫情严峻而发布了各种限制入境或转机的政策。从意大利出发的航空公司对转机要求也很严格,留学生们很容易因转机国的政策和签证问题而被拒绝登机。

广东留学生于磊(化名)目前在伦敦读MBA,抢了两天票后,终于买到了3月20日从伦敦经新加坡飞中国香港特区的票,试图从香港过海关到深圳湾。

但3月17日晚上,中国香港特区政府更新家居强制检疫覆盖地区,将英国、爱尔兰、美国和埃及纳入其中,并标明“酒店将无法进行家居隔离,任何人士如没有家庭住址都会被将被拒绝入境。” 这意味着,于磊取道香港回广东的路被封死。

原本意大利-俄罗斯-中国的航班可以畅通无阻。但俄罗斯政府宣布3月18日至5月1日暂停对外国公民受理、审批和颁发所有种类的签证,没有签证就无法进入俄罗斯境内。

截至2020年3月19日,意大利确诊新冠肺炎病例35713例,死亡2978例,是目前欧洲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仍在意大利的中国留学生们难免不会心急。

直航、转机不成,中国留学生想尽快回国,似乎只剩下包机一条路。但现实中,成功包机也不容易。

罗马美院的几百名中国留学生家长迅速自发组成了一个归国包机群,每天群内都在接龙更新确定要从罗马归国的留学生名单,并向中国大使馆继续求援。

家长们希望,既然没有办法直飞或转机回国,可否请中国相关部门开一道口子,暂时恢复从意大利到中国的直航,如有可能,为中国留学生单独安排班次;如果恢复直航有困难,中国大使馆可否帮助协调有关部门提供包机服务。

多位仍在美英法意等国的中国留学生告诉《财经》记者,目前来看,包机和直航应当是最安全的回国方式,迫不得已才会选择转机。

李信和很多家长一样,四处找航空公司的朋友帮忙,联系商务包机。南航、国航和海航的高层都给了明确回复,可以帮助留学生包机。但具体执行包机服务,需要中国在当地的大使馆批复函件。

为此,最近每天都有家长和中国驻意大利大使馆、中国外交部领事司沟通,他们发过联名信,有200多名请求包机回国的学生签名,他们大多数来自罗马美院,还有的来自都灵理工、阿维利诺音乐学院等。

这些留学生家长们希望大使馆可以尽快批复包机函件,但截止发稿,相关进展仍然缓慢,《财经》记者试图与大使馆方面取得联系,未果。

还有留学生家长们开始联系乘客人数更少、但价格更贵的公务机公司。如李信就联系了海航旗下的金鹿公务航空,这家公司曾推出了伦敦-日内瓦-上海的包机业务。用最大载客量在250座左右的787飞机执飞,座位数为40个,每个座位售价18万人民币。

但要乘坐公务机回国也并非能付得起钱就行。每架公务机起飞前,还是需要向中国及当地民航管理部门提出申请,获批后才能起飞和入境。

若尔通用航空集团主席吕勇告诉《财经》记者,目前中国大陆大部分机场已不接收境外公务机(已获得批复的除外)。同时相关政策还在随时发生变化。金鹿公务航空高层亦向《财经》记者确实了上述消息。

3月中旬,滞留在意大利的中国留学生曾得到过一次国内包机有望放行的消息,东航和国航将临时开通米兰至温州的航班。当时很多留学生想报名,但这两趟航班只接收温州人,而且最终只起飞了一班。

“非常准”App上显示,3月15日的确有一班从米兰马尔本萨机场飞往温州龙湾机场的航班,航班号为CA82,3月16日下午2点20到达温州。

接近国航和东航的消息人士透露,现在全国各主要航空口岸都在防反输入疫情,都是自己省内病例自己消息化,这么多孩子一起回国,放哪个城市来接是个问题。CA82能接温州人返乡,前提是浙江省承诺省内自己消化。

温州是中国著名的侨乡,保守估计在意大利的侨民10万人以上。《财经》记者从罗马美院的中国留学生包机回国群中看到,学生来源分布广泛,不仅包括北上广深这些一线城市,也包括内蒙、江西、河北、湖北等省份。

中国留学生群体看似庞大,但具体分布到中国各个城市,基本就没有几个人,因此学生家长们很难说动地方政府包机接学生们回国。

3月16日,中国民航局飞行标准司司长朱涛表示,民航作为重要的国际交流渠道,服从服务于疫情防控和外交两个大局。3月4日至今,在正常航班运行的基础上,民航已对一些需求集中、飞行目的地有能力接收的城市,视情启动重大航空运输保障机制,开行临时班机或包机。下一步,民航局将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指导下,根据实际需求适时安排此类飞行任务。

为了防止境外输入病例增多,北京首都机场对入境旅客进行严格排查,入境旅客大量聚集,过关时间较长。3月15日,很多在首都机场T3过关的旅客投诉,从下飞机到出机场要七、八个小时。

3月17日,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赵莹回复,3月15日是近期首都机场国际及来自港澳台地区进港航班量和旅客量最多的一天。当天共运送旅客7252人次,与调整之前相比增长了220%。

据悉,当天很多旅客携带了大量行李。其中有 5名旅客携带了多达121件行李。这严重影响现场转运效率,造成旅客积压等候提取行李的情况。为了确保旅客安全,工作人员及时关停了扶梯,并努力维持秩序。

回不来就暂不回了

Melon在英国伦敦留学,今年1月底,在国内疫情最严重时,她捐了100英磅买口罩邮给武汉。平时打工一小时,她才赚7.5英磅。“看到国内舆论都在批评回国的人,能理解大家的担心,但心里有时也挺烦的。”

在伦敦超市里的生活必需品出现越来越多的空档,先是酒精洗手液,再是厕纸,杀菌洗手液,接着是意面、大米……

Melon最担心的就是囤货不够。从3月初疫情开始在欧洲蔓延,经过超市她就开始囤货,5斤米、20包方便面,几盒冷冻肉和一些水果。她说,蔬菜不敢买多,保质期短,容易坏。

Melon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因为就算真的很想回中国,也仍然刷不到一张机票。她不知道疫情会持续多久,担心物资会越来越短缺,因此每顿不敢多吃。

在英国,很多中国留学生成立了“留守儿童互助群”,群里留学生们会分享还能送货上门的App和外卖信息。

但这些App似乎也越来越紧张,留学生们常用的ocado配送,已经排到了4月份,一些当地超市App送货不用排队,但是货品常常不全。最让在英国的中国留学生们不安的还是口罩越来越少,从国内发货很多快递公司和厂商都要求几千个起步。Melon 的父亲从老家给她寄2000个口罩,算上运费花了近5000元,但这些口罩能否收到还未知。

很多从国内邮往意大利的口罩已经很难到达了。在一个意大利200多人的中国留学生群里,很多学生在抱怨,家里邮过来的口罩没有收到。

在英国的华人NHS牙科医生杜林告诉《财经》,目前英国4个最高级别的传染医院都满了,床位少,医疗物匮乏。除了住院的,在家有新冠疑似症状的都不统计了,自行在家隔离。他担心英国有可能3 4周后陷入同意大利一样的境地,和政府宣传不用戴口罩,只洗手有关。

在英国的华人主妇莫楠听说,有留学生因为戴口罩被街头小混混殴打,所以她出门都不敢戴口罩,怕被歧视。“只能尽量强迫自己不摸脸,多洗手,少出门。”

英国在读博士生陈子琪就决定在家写论文,不出门了。虽然超市现在没有物资了,但他此前已经囤了很多货,如洗手液、口罩,认为足可以抵御危机。

想要回国的中国留学生基本18到24岁,比较年轻,并没有长期在国外工作、生活的经验。最初他们也决定在国外居家隔离,但随着欧洲大陆以及英美等国疫情越来越严重,他们也越来越恐慌,家里人希望他们尽快回国。

此前,微博上有几个归国华人不按国内要求隔离的视频被曝光,让国内民众对海外归国的某些游子产生不满情绪。“建设祖国你不在,享受福利比谁都快”,这句话在微博上刷屏,也在部分海外中国留学生之间传开。

中国的舆论多样化,也改变了一些中国留学生原本急着回国的想法。于磊现在已经不再研究转机方案,因为他觉得,目前即使回国也不一定受欢迎,就“不想再折腾了,留在伦敦吧。”

“就是挺酸涩的。”王怡到意大利学习不满两年,她说不知道为什么,她只是想回国,却发现和一些同胞们站在了对立面。她们出国、回国,哪里错了呢?

(《财经》记者刘以秦对本文亦有贡献)

 

您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0
  • 0
  • 0
  • 0
  • 0
  • 0
  • 0
  • 0